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人妻的思考
人妻的思考

人妻的思考

王萍和张浩对看了一眼说:就这么定了,明天开始运作,办好证照以后准备
-好投标书,过程还是要走的。我点头答应,心中对王萍办事能力和风格非常佩服,-
一点都不拖泥带水,难怪人家能当局长。
-
-  张浩站起来笑着说:没想到大哥这么厉害,兄弟甘拜下风了,我得收兵回城
-了,哈哈。我爽快的说着说:还说呢,我不在家你们居然跑到我家里操我老婆,-
怎么离不开段红了吗?哈哈。王萍也笑了,笑的很抚媚,和刚才女强人形成鲜明
-的对比,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段红和她比,简直就是啥子,被卖了还要帮人家
-数钱,我可怜的老婆呀。
--
  王萍也起来,和张浩穿好衣服准备回家,到门口王萍回头看了我还半硬的鸡-
巴一眼,叹了口气,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
  他们走后,我回到卧室,段红还呆坐在沙发上,看我回来赶忙起来扑到我的
-怀里,小声说:老公对不起,说完眼泪流下来,我无奈的拍拍她后背温柔的说:-
好了,别说了,收拾一下休息吧。她嗯了一声开始收拾,刚坐过的沙发上一大摊-
精液,看着她撅着屁股收拾凌乱的床和沙发,阴部的精液还没干,白花花的充满
-淫靡的气息,我眼前有浮现张浩操她的情景,鸡巴又愤怒的竖起了旗帜,我的眼
-睛发出可怕的光芒,以命令的口气大声说:过来,骚逼,我要操你,段红惊恐的-
看着我的眼睛,露出恐惧的表情,又看看我坚挺的大鸡巴,又露出迷茫的眼神。-
我过去啪的打了她屁股一下说:没听见吗?骚货,刚才张浩怎么操你的,我也怎
-么操你,看是谁操的过瘾,你不是喜欢挨操吗,快点。段红微微颤抖的就起屁股,-
我怒吼一声把鸡巴查到段红的最深处,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大力的狂操着,
-段红已经开始迷乱了,嘴里发出快感的呻吟,阴道分泌出大量淫水,我挥起手啪
-啪的打着她白白的大屁股,贱逼,才两天就发情让人操,还偷腥不,说,骚逼。
-
-  段红用几乎哭泣的声音回答:不了老公,我在也不了,我就让你操我,你的
-鸡巴最好,操的我最舒服,还是老公厉害,你以前怎么不这么厉害啊,你快把我-
操死了,啊啊,啊的淫叫着达到高潮,我再一次把精液注入段红体内。
-
-  我无力的倒在床上,段红爬过来趴在我身上,失声痛哭,泪水打湿了我的前-
胸,我轻抚她的后背,过了会,她停止了抽泣,红着眼睛怯生的说:老公我好害
-怕,你今天的样子好吓人,我知道错了,不该在你不知在的时候和他们偷情,更-
不应该不听你的劝告没和女儿在一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傻老婆啊,你是天真呢,还是无知啊,你现在只知道性带给你的欢爱,可你知道-
性还会带给你伤害的你知道吗?你不是小孩子了,是的,以前我没给你性快乐,-
这是我的错,是我忽略了你。你从看见王萍和她公公通奸到被下药被奸淫,再到-
沉迷性快感,我无奈的接受了事实,我以为你们只是为了性爱,我之所以和王萍
-主要是不想你有心里压力,同时我不隐瞒,我也激动刺激,而且享受了性爱的乐-
趣。这件事让我知道了自己老婆需要什么,以前我不知道也不理解,现在我懂了。-
可是傻老婆,当我觉察到他们有太多的秘密,太多的隐瞒,太多的对你占有,你-
还没感觉出什么吗?
--
  段红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我说:他们难道还有什么目的吗?没必要啊,咱们-
只是老百姓啊,他们都是干部,他们能有什么目的呢?我坐起来靠在床头,段红
-也起来坐在我的身边,靠在我的肩窝,我搂着她的肩,耐心的说:你告诉我他们
-和你在一起时都说什么,或者想让你说或做什么?你告诉我,别隐瞒,也别掩饰,
-实话实说。-
-
  段红靠着我沉默了一会,小声说:老公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我觉得只是,-
只是他们寻刺激,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有点问题,他们每次,每次。说到这-
段红的脸微微发红,娇羞的看看我,我说:什么每次,每次怎么你说清楚好吗,-
怎么吞吞吐吐的。段红小声说:我怕说出来你会生气。我说不会的,你说吧。-
-
  段红低着头说:每次他们操我时都让我当王萍的婆婆,张浩和王萍还叫我妈,-
不过老公你别生气,我没答应过,真的老公。我没答应过一回,你信我好吗?说
-完搂着我的脖子,看着我。我说不会,这点我相信你,只要你说实话,我不会怪-
你的,说完亲了她一口。段红接着说,他们答应我,只要和他们保持这种关系,-
听他们话,他们会让你挣大钱的,还能买大房子,买好车呢?-
-
  听到这我的心更加愤怒,也为段红感到悲哀,也更加确定我报复他们的决心。-
我如果把张文龙和我岳母的事现在告诉段红,她能接受的了吗?如果她知道这些
-会怎么样呢,以她的性格非跳楼不可,如果我岳父知道自己老婆女儿都被张文龙
-操了会气死的,如果岳母知道张文龙把自己女儿操了会怎么样,我真他妈不敢想-
下去。我的找个什么机会什么条件下说呢?-

-  眼下还不能说,不能说啊。看着可怜的老婆,我紧紧的搂住她,放心吧,我-
不会在让他们伤害你的。我对段红说:你以后不要在和他们一起了知道吗?要是
-想了和老公说,老公一定满足你行吗?段红娇羞的点头嗯了一声,看了我鸡巴一-
眼,说:我听你的老公。我会做一个好老婆的。-
-
  第二天我早早来,没叫醒段红,自己出去吃的早点。先到中介租了两套房子,-
一套大的做办公室,小的给王志刚。办完以后我到宾馆把王志刚接了出来,送他
-到房子,把钥匙给他叫他等我,然后我来到工商局,写好申请,法人代表是王志
-刚,把身份证复印件和相关手续给工商局以后,告诉我三天取执照。
-
-  从工商局出来,我又给作假证的朋友打电话,让他帮我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
用我的名字,要让王萍他们看。这么做我也是被逼无奈。都办好以后,我给王萍
-打了个电话,约好和屋顶材料供货商见面。
-
-               
-
-  等到晚上,我如约赶到一个我从没到过的地方,在郊区一个非常秀美的山庄
-里,豪华的装修,隐蔽的处所,优美的环境,都说明到这的人非官即富,门口保-
安对进入车辆都严加检查,要不是王萍接我,还他妈进不去呢?
-
-  进大门以后,我坐上王萍的别克,王萍开着车,脸上满是得意的神情,我感-
觉很不舒服。王萍看出我情绪不是很好,用手拍了我大腿一下,抚媚的笑了笑,-
对我说:别一幅苦瓜脸,一会可别出我洋相哦,否则我把你鸡巴咬下来,说完咯-
咯的笑着,我没说话,只是机械的笑笑。
--
  停好车,我跟在王萍后面走进包间,里面一个大肚子中年人迎了出来,笑着-
伸出大手我住王萍的小手大声说:王局能赏光是我的荣兴啊,还请多多关照小弟
-啊,哈哈。看到这人卑躬屈膝的样子,我非常反感,一时尴尬的站在王萍身后不-
知说什么,还好王萍转过身指着我说:我介绍一下,这是工程总负责人刘老板,
-这是做屋顶装饰材料的李总。我笑着伸出手和李总握了握,虽然他对我还算热情,
-和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鄙视和傲慢。我三个人坐下后,李总示意服务员出去,-
王萍也站起来说:生意上的事我不懂,我只是帮你们引荐一下,具体你们谈,我
-出去走走。
-
-  这出乎李总同时也出乎我的意料,这女人真的不简单。李总站起来拉住王萍-
的手,像孩子乞求妈妈一样说:哎呀我说王局,你这可见外了,咱们这关系你就-
别客气了。王萍微笑着说:我真的不懂,还是你们谈,我是局外人。说完不管李
-总怎么说,转身离开,回头告诉我谈完了给她打电话,又对李总说:今天你可要-
大方点啊,我要吃海鲜哦,呵呵。说完扭动性感的屁股转身离去。我看到李总看-
着王萍的屁股咽了下口水。心里不觉笑了。-

-  我一直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李总,他终于沉不住气了,对我说:刘老板,
-这次工程屋顶材料我们的价格你觉得怎么样,我想都没想就回答可以,就按你定-
的好了,我没什么意见,是王局介绍的,不会错。他愣了一下,没想到我会这么
-快就答应他,没想到我会这么简单答应他。他张大嘴半天没说话,等他明白过来
-才大笑着我住我的手,刘总啊,你真是爽快人,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哈哈。
-
-  接下来我们有谈了谈具体交货时间,安装等问题,我唯独没谈质量问题,他-
也不想忘那方面谈。我心里已经清楚了,嘴上没说,可心里却很激动,越差越好,
-我早已经准备好了。谈的差不多了,我给王萍打电话让她回来。李总已经点完酒-
菜。-

-  等王萍回来后,李总给我和王萍倒满酒,举起杯说,来,为我们合作成功干
-杯,说完一口喝完。王萍只是抿了一口,我也一口喝完。大家笑着坐下。李总对
-王萍说:王局,你和刘总是怎么认识的,怎么不早介绍我们认识啊,刘总够朋友,-
我交定了,来我们吃菜。
-
-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李总也喝的差不多了,眼睛盯着王萍高耸的胸部,口水-
都快流下来了。我站起来对李总说:谢谢你款待,我是好了,如果没事我就告辞了。李总忙拉住我不放,不行,今天我请你和王局好好玩玩,就别回家了,你不
-会怕老婆吧,哈哈。王萍笑着说:李总,你以为都像你啊,呵呵。李总脸通红。-
看来他是真的怕老婆。我推脱有事赶紧离开,他们送我出来,客气几句后他们会
-房,我向外走去,刚走几步有点尿急,赶忙回来找卫生间。-

-  方便完我往出走,看到我吗吃饭的房间门没关严,我瘾不住悄悄的走过去看
-周围没人,我贴着门往里看,只见王萍正做在李总腿上,李总搂着王萍的腰,嘴
-像猪一样在拱王萍饱满的乳房,李总含住王萍的乳头猛吸,王萍开始呻吟。李总-
撩起王萍的裙子,这娘们连内裤都没穿,李总的手指已经插入王萍的阴道,王萍
-扭动着身体,李总褪下裤子,坚挺的鸡巴对准王萍的阴道口刚想插入,王萍突然-
用手捂住阴部,嗲声嗲气的说:你就知道操人家,答应人家的事什么时候办,不
-然我不让你操我。说完故意在李总鸡巴上蹭了几下,李总已经受不了了,用快变
-调的声音说,快让我操你,已经给你办了,我爸说这个月就下调令了,快点让我-
操你,老子鸡巴硬的受不了了。听到这,王萍拿开手同时抓住李总的鸡巴吞入自
-己的阴道,随后传来的是他们抽插的声音和满足的呻吟。
-
-  我转身悄悄离开,在回来的路上我开始思考王萍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她在-
为自己的地位出卖肉体吗,那为什么还和她公公通奸呢,又为什么和她公公报复-
我岳父而把我和段红拉下水呢?越想越可怕,稀里糊涂回到家。
-
-  打开房门就听到女儿欢快的叫声,爸爸回来了,说完跑过来扑到我的怀里,-
我高兴的抱起女儿。女儿像小麻雀一样小嘴不停的给我讲在学校和姥姥家的趣事,
-段红笑吟吟的看着我们父女流露出幸福的眼神。-

-  好久没这种感觉了,一家三口在一起欢欢乐乐的,多好啊,可惜啊,我还要
-面对那么多烦心的事情,段红好不容易把女儿带回自己的卧室,给女儿讲故事。
-我却打开电脑开始忙碌。首先我打了一份任命书,任命自己为公司外墙涂装和护
-栏的项目经理。屋顶工程有总经理王志刚兼任,我知道屋顶工程非出问题不可,-
到时我就把自己脱离开了,这也是他们想让我出事的地方。都准备好了,就差财-
务了,这个人太重要了,用谁呢,不能让王萍找人。这个人必须是我信任的自己
-人。-
-
  这时老婆哄睡女儿后回到我的身边,温柔的对我说:老公别忙了,明天在干-
吧,别累着,我给你打洗脚水,泡泡脚休息吧?听到这陌生而又熟悉的话语,感
-受陌生而又熟悉的关爱。我的心感动好温暖。我嗯了声,段红到卫生见打好水端
-过来。我把脚泡在热水里,紧张的心慢慢放松,段红温柔的为我洗脚,边洗边唠
-着家常,我感到又回到以前的日子,感觉却那么温馨幸福,我把脚拿出来,把段-
红的脚泡在水里,温柔的替老婆洗脚,我洗的很仔细。
--
  我感到脸上有水滴,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溅的呢,有一滴,我抬起头看见段
-红在流泪,我把段红的脚擦净后,把水倒掉,回到段红身边,把她轻懒在怀里,-
段红的泪水更多了,我们都没说话,过来会段红小声说:老公抱我回房间好吗?-
-
-
  我抱起段红走进卧室,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为她脱去衣服,在柔和的灯光-
下,段红的身体显得格外迷人。段红的皮肤娇嫩无比,身材丰满匀称,最大的特-
点是特别有女人味。我轻柔地抚摸她每一寸肌肤,在我的爱抚下,段红的身体自-
然舒展放松。-

-  我开始亲吻段红的额头、眼睛、嘴、脖子、乳房……最后停在芳草萋萋的阴
-户上,伸出舌头轻轻的舔弄阴蒂,段红身体开始反应,嘴里发出轻柔的呻吟声,
-迷人的穴口开始湿润,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
  我脱掉衣服轻轻的压在段红身上,嘴对嘴紧紧地亲吻在一起,我们相互吮吸
-对方的舌头,坚硬的鸡巴急切的寻找洞口,段红打开双腿,终於找到洞口,我温
-柔的轻轻的一点一点进入段红的身体,阴道温暖地包裹着我的鸡巴,段红搂着我
-温柔的扭动身体配合我温柔的抽插,一切是那么温柔,充满柔情蜜意。-
-
  段红轻声对我说:「老公,我好幸福,好爱你,我也要你爱我好吗?」
--
  「我爱你,红,你是我的老婆,我当然爱你。」-

-  段红的眼睛又湿润了:「对不起,老公,我好后悔背叛你,只有你才是真心-
爱我的,我要给你最大的快乐,我要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老公,我要让你瞭解-
你老婆到底是怎样的女人。」-

-  我停止动作,疑惑的看着段红,段红笑了,笑得好淫荡好风骚。我头一次这-
么近地看段红淫荡的笑容,是那么让人遐想,让人欲火燃烧,我呼吸开始急促,-
氧气严重缺乏。-
-
  段红抚媚的捧着我的脸娇声说:「老公,我不仅要你爱我,就像现在,我们
-是做爱,你给我的温柔和爱意让我很幸福,可这不够,我还要,还要你操我,像
-畜生一样操我,给我高潮,让我满足。」说完把我推开,段红翻过身,把屁股撅
-起,将迷人的阴部对着我。-
-
  她回过头说:「老公,红现在让你操我,我撅起屁股就是想让你操我,操我
-时不要温柔。来啊!老公,操我,操你淫荡的老婆,看,我的屄都流水了,想鸡-
巴了。来啊!看你老婆多骚,操我!」-

-  我的鸡巴像钢炮一样坚硬,我的欲望像脱韁的野马,我的眼睛发出可怕的光-
芒,握着鸡巴对准骚屄一下插了进去,段红兴奋的叫道:「好舒服啊!太棒了!
--
  老公。」-

-  我加大力度狂抽猛插,「咕叽、咕叽」的抽插声充斥我的大脑,我的征服欲-
开始爆发,髒话从牙缝里蹦出来:「我操死你!骚货。」段红马上颤抖了一下,-
说:「是的,我是骚货,欠操的骚货。」-

-  我挥手打了她屁股一巴掌,嘴里骂道:「你这发情的母狗,离不开鸡巴了是
-吗?你他妈的骚婊子。」段红兴奋的大叫:「是的,我是婊子,是母狗,我背着
-老公偷情,给你戴绿帽子。肏死我吧!我不是人,是母狗,老公,肏死我吧!我
-需要鸡巴插满我的阴道,这就是你老婆阴暗的一面,用力地肏我吧!」
-
-  听着段红淫荡的告白,我心中的怒火在燃烧,胯下不再是贤慧的妻子,只是-
一个欠肏的淫贱女人。坚硬无比的鸡巴愤怒地向最深处探寻,段红的淫叫声已经
-沙哑了,高潮从没停止,每次抽插都带出白沫。我极度亢奋,用力猛插,龟头每次都插到子宫口,只有这种姿势才能插到子宫口,每插一下,段红就不自觉的抽-
搐一下、淫叫一声。
-
-  我最后冲刺,把精液狂喷入段红的子宫,段红被射得大叫道:「亲爹呀,肏
-死我了!啊……啊……」-
-
  结束了疯狂的性交,我仰躺在床上,脑袋里混乱得很。段红已经无力爬起来-
了,偎依在我的身旁,娇羞的喘息着。
-
-  过了会,段红爬到我身上,看着我小声说:「老公,我是不是很淫荡、很淫
-贱?你不用否认,我知道自己的行为。对不起,老公,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
-这样,自从我撅着屁股被张浩插进那一刻开始,我知道我完了,那种高潮我忘不-
了,只有那种深度才让我感觉自己是女人。
--
  说实话,老公,那感觉来的时候,任何人肏我我都会让的,等离开我身体以-
后我好害怕,好羞愧,好不安。我对不起老公,我不敢面对女儿,可我管不住自-
己,在那以后我和张浩父子又做了很多次,而且大多是我主动的。我越怕就越想
-要,我以为我需要的你永远也给不了我,可这两次你让我彻底臣服。老公原来这-
么强,这么能干,为什么以前没这么强呢?」-

-  我听到这不觉深思起来,是啊,自己以前也没这种感觉,和老婆性生活只是-
敷衍了事,自从发现老婆偷情以后,自己的欲望好像突然爆发一样,性交的快感
-也很强烈,难道自己的真正欲望是在发现老婆出轨才迸发出来的吗?
--
  不能否认的是,当看到自己老婆撅着屁股让张浩父子肏的时候,除了愤怒以-
外还有某种潜在的东西想涌动,当插进王萍阴道的瞬间,一种征服感不也让我热
-血沸腾吗?当以一种佔有和征服的心理再次插入老婆的瞬间,不也感到自己强大
-吗?我不觉有些茫然。-
-
  段红接着说:「当我知道自己的奸情败露以后,感到自己是那么对不起老公-
和女儿,我已经无法改变自己被肏的事实,也无法改变自己喜欢说髒话的事实。-
-
  我以前和你做爱从没说过髒话,现在不说『肏』、『屄』、『鸡巴』,我会
-很难受,现在更无法改变自己喜欢被肏的事实,我当时只有把你拉下水,加入我
-们淫荡的行列,我才会安心。
--
  我对你的爱从没改变过,我没让他们搂我睡一次,我只让老公搂我睡,可我-
还是觉得对不起老公,亏欠你太多了。张浩他爸爸说有工程我就争取让你做,他-
们马上答应了,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老是没底,总是怕失去你和女儿,这种感
-觉好强烈啊!」说完紧紧搂住我。-

-  我也紧搂住段红,最近发生的变故让我变得异常敏感,张文龙老谋深算、王-
萍聪明能干、张浩煽风点火,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如果单纯的为了报复我岳父,
-似乎不必费这么大事啊!还让王萍和我上床,又玩3P的,一旦传出去,对他们-
更不利。说到工程肯定是有洗钱的嫌疑,这我懂,我也作了相应的准备。要解开-
谜团还真得仔细调查。
-
-  我拍了拍段红后背,柔声说:「红,我想问你,在十八年前,爸和妈的感情
-怎么样?有没有过什么事发生,比如闹过离婚什么的。」
--
  段红疑惑的看着我说:「你突然问这干什么?」
-
-  我认真的说:「红,有些事我必须搞清楚,我觉得有个大阴谋正在把我们拉-
往地狱,我必须知道这阴谋,我要从头调查,我不想你受到伤害。」
--
  段红惊恐的说:「你的意思是王萍和张浩想陷害我们?这是真的吗?和我爸-
妈有什么关系?老公你别吓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
  我轻抚着段红的头发,温柔地说:「红,凭直觉我发现他们确实有阴谋,具-
体等我掌握以后再告诉你,你现在别露出声色。是的,和爸妈有关,把我问你的-
告诉我,我好有准备。」
--
  段红想了想,说:「我刚上初中的时候,有段时间爸妈经常夜里吵架,后来-
有一次爸爸把妈妈打了一顿,那是爸爸第一次打妈妈。妈妈好几天都没下床,把-
我吓坏了,后来妈妈从环保局调走了,他们也不再吵架,为什么我不太清楚。怎-
么,和张浩、王萍他们有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