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美女的苦楚
美女的苦楚

美女的苦楚

MD,我不跑了,就是被她施爆扁成残废,我也心甘情愿,老子坚决不跑了。-
  想到这里,我又回到了餐厅。但TM依旧有点诚惶诚恐,惹得李感性温柔地俊脸浅笑,眼睛里充满了又怜又爱的深情。-
  小吕,你刚才那是干吗?
-  我怕你扁我,我那是准备逃跑。
-  哈哈,李感性索性哈哈大笑起来,挂在粉腮上的几颗泪珠被震颤的掉在了酒杯里,她笑完以后,眉头一皱,举起酒杯来,将那合着泪水的茅台一口喝了下去,放下酒杯的时候,两行清泪又流了下来。-
  玉面粉腮挂泪斑,铁血硬汉也骇然。
-  老子虽不是铁血硬汉,但看的心中流血,眼眶湿润。-
  小吕,你顾哥要有你一半的善解人意,我或许会原谅他的这次过失。唉……我已经决定好了,先和他分居一段时间,实在不行就离婚。-
  那顾哥现在干什么去了?
-  回他爸妈那里去了。-
  杏姐,你最好不要离婚,你要为孩子着想。我忽地想起老人们的古训来:拧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老子决定将好事做到底,不做也不行,真要离了,估计李感性还会继续痛苦下去,我可不忍心让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处在痛苦的深渊里。-
  小吕,你不知道吗?我一直还没有生孩子,本想再过段时间就要,哼,我现在决定不要了。
-  晕,本想用孩子来熄灭她的愤恨,结果她还没生。MD,看来这好事很难再做下去了。
-  那也好,你就和顾哥分开一段时间,双方各自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到底该怎么办?
-  老子已经回天无力了,冒着被她海扁的风险,帮忙帮到这,也算尽心尽力了,至于结果怎么样,那就看顾B的造化了。MD,你顾B真他妈是个践种,你干什么不好,却去嫖娼,死有余辜。-
  小吕,自从我知道他在外嫖娼的事后,我看到他就恶心。他呆在这房子里,我都感觉整个房子里很肮脏,只能把他撵了出去,是不是我的心理有问题?-
  杏姐,你的心理没问题,你要不这样想那才有问题,你这事洁身自好、清纯无瑕的表现,实属正常。我由衷地说着,心想:顾B你他妈上了趟公共汽车,还不知带回来多少细菌病毒?该,就该把你撵出去。-
  李感性又打开了一瓶茅台,我急忙进行劝阻:杏姐,不能再喝了,再喝就会醉的。
-  你几时见我喝醉过。MD,不愧是‘何仙姑’。
-  她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并把我那尚有半杯酒的酒杯也倒了个挂灯泡。-
  杏姐,你别喝了,你再喝会伤身体的。
-  哼,没事。
-  你的身材那么好,那么人,要是喝酒伤坏了,多可惜。我这句话终于起了作用,她抿嘴一笑,说道:小吕,你的嘴巴是不是抹了蜜啊?怎么这么甜?听起来很是受用,好,喝了这一杯就不喝了,来,你也喝,我们把各自的杯中酒喝干了就结束。-
  我一听如释重负,心中大喜,边喝酒边将剩下的羊肉羊汤吃了个精精光光,浑身通体舒畅,渐渐地开始活力四射起来,*弟弟也有了点儿勃勃生机了。
-
--
  李感性足足喝了八九两茅台酒,脸红如朝阳,妩媚额角眉尖出,妖冶桃面粉腮来,浑身散发着幽幽的茅台醇香,又加上那本就诱人肺腑的体香,惹得老子色心大起,馋涎欲滴,真想不管不顾抱起她来使劲扔到床上,对着她那香娇玉体将铁牛耕地的动作做足做实,波浪般海办几番。-
  但小宝贝才刚刚上岗,没有什么工作干劲,消极怠工,吃下去的羊肉喝下去的羊汤还没有输送到它那里,它依旧懒洋洋地不愿意干活,处于半罢工状态,嚷着让老子给它加锌。-
  我现在是有心无力,只能望着玉娇美女而大声兴叹。-
  杏姐,你除了你老公还与其他男人接触过吗?我看着李感性从洗漱间洗完脸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后问了她这么一句。-
  你说的接触是什么意思?-
  上床的意思。我胆怯怯地说完之后,很是担心她又再发飙。-
  你把你杏姐看成什么人了?我可不是放荡的女人,除了你顾哥我没有和其他男人上过床。没想到她竟出奇的平静。-
  顾哥这么做的确对不住你,你要感觉实在委屈的话,你就……-
  我就什么?
-  杏姐,我说了之后,你可不能动粗,更不能施爆。我先用这句话垫巴了垫巴。
-  好,你说吧。
-  你如果感觉很是委屈的话,你就找个你喜欢的男人去上床,给你老公戴顶油光锃亮的绿帽子,这样大家就扯平了。-
  你他奶奶的尽胡说八道。边说边坐起身子,突然意识到刚答应过我不能动粗,更不能施爆,便撅了撅小嘴,不吱声了。-
  我平时极少喝白酒,今晚足足喝了好几两,那些驴式羊肉,李感性就吃了几块,剩下的都被我包圆了,现在已是酒足饭饱。
-  要是在平时,酒足饭饱之后,身边又有如此美女,非得来个温饱思欲啥的。但今天是个特例了,竟昏沉沉地想倒倒,上下眼皮开始掐起架来了。
-  深深打了一个哈欠,对李感性说:杏姐,你想开些,我要回去了。
-  啥?你要回去?李感性明显很是吃惊,她压根儿没想到我要回去。
-  MD,难道还让小爷陪睡?要在以前,你撵也撵不走,但今天的确不行,小爷实在累坏了,干瘪的小体还没有复原,要马上回去睡觉觉。-
  是啊,杏姐,我真的要回去了,我留在这里,让你对象回来碰到就不好了。
-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再说了,他被我赶出去了,没有我的允许他不敢回来,你放心好了。她说最后那句‘你放心好了’的时候,语气已是非常温柔,没有了起始的凌厉。
-  杏姐,你的意思是让我今晚留在这里?
-  嗯,今晚你别走了,在我这里住下。要在往日我听到这句话会高兴地来个后空翻,但今天竟有些怕怕,一旦住在这里,她要和我那样的话,我能不能撑下来都是问题。
-  MD,你们这些水晶女人,要不来都不来,让老子除了干靠就是做和尚。要来就接连而来,让老子应接不暇,不给老子喘息的机会。
-  她都这么说了,我要是硬走,又会让她伤心。
-  住下就住下吧,见机行事保护好自己。
-  MD,早知道这样,就不和冼性感办那么多次了,搞的自己现在这么被动。-
-
  看到我无精打采,昏昏欲睡的样子,李感性便起身到卧室中去整理床铺,整理完后,她温柔地对我说:小吕,你要困了就到卧室去睡吧。
-  MD,怕什么来什么,她收拾的卧室是她的主卧,看这样子,她是让我到她的床上去睡。我晕,该怎么办?
-  杏姐,我到其它房间去睡吧。-
  其它房间没床,你到我的卧室去睡吧。-
  那你呢?-
  我不困,我坐会,要是困了,我就在沙发上就行。-
  那怎么行?你到卧室去睡,我在沙发上,我毕竟是小伙子。-
  可我现在不困啊,你先到卧室去睡吧。……-
  她说的也对,我实在困的受不了了,就没有再推辞,轻车熟路般来到卧室。
-  本想和衣而睡,但看到她那整洁的床单,看看自己的脏衣服,只好将外衣脱了下来。
-  哼,小爷平时睡觉都是裸睡,今个儿穿着内衣*裤睡觉,已经是很君子的了。
-  躺倒没一会儿,就听到客厅里传来隐隐约约电视的声音。-
  李感性看电视可以分散一些注意力,减少内心的伤楚,心中如此想着,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我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睡在一片平坦的花坪中。
-  那些花草郁郁葱葱,鲜艳欲滴,幽幽芬芳,浓香扑鼻,我沉醉在这一片花丛之中。
-  抬眼望天,蓝蓝的天空中,晴空万里,阳光柔和地沐浴着我的小体。-
  我又待昏昏睡去。花姿俊美,微风轻拂,一阵醉人的幽香飘来。
-  随之花影摇曳,一个赤脚仙子,身披翠白花裙,肤若美瓷唇如樱花。-
  我看呆了,疑似仙女下凡,但看她穿的翠白花裙,简洁明了,不像是想象中仙女穿的珠围翠绕的华丽仙服,倒TM像是睡袍,真可惜了她这天仙般的美貌。-
  她来到我身边,轻轻蹲下,软柔温香、琼枝玉叶的秀体离我很近很近。
-  她美目如水,蕴含深情,静静地凝视着我,突然粉腮巧嘴温柔一笑,顿时万般风情绕上眉梢。
-  一阵幽幽的浓郁体香扑鼻而来,惹的我激情澎湃,难道是那倾国倾城的香香公主来了?小眼四处踅摸,陈家洛呢?陈家洛怎么没有陪伴她?这家伙跑哪里去了?-
  香香公主是真香,离我越来越近,也越来越香,馋的我牙根直,禁不住咬牙切齿地想把她蹂躏个半死不活,方才止住牙根的奇。-
  刚待起身实施猥亵动作,忽地想起陈家洛的百花错拳,心中害怕起来,只得老老实实地躺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愈来愈近的香香公主。-
  香香公主温柔地在我的腮帮亲了亲,开始动手脱我的背心裤头。-
  这么绝丽的美人亲自动手脱我这垃圾的内衣*裤,受宠若惊不言而喻,只有伸胳膊蜷腿抬屁股配合的份。-
  她将我脱的精精光光,似蹙非蹙笼烟眉,似喜非喜含情目,足足端详了好长一段时间。MD,老子成了画室里的果体男模了,任人看,任人摸,任人画。
-  小宝贝儿早就有了猛烈反应,直挺挺地一撅一撅地,似乎在和香香公主打着招呼:热烈欢迎!热烈欢迎你的光临!
-  香香公主忽地脱掉了那件睡袍,使劲扔到一边,动作有些粗眼,没了小家碧玉的恬静温柔。-
  不对啊,香香公主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香香公主是温柔可人的小绵羊,怎么此刻变成了要吃人还不吐骨头的母老虎?